http://blog.voc.com.cn/blog_showone_type_blog_id_785075_p_1.html

我们对英国摄影家马丁•帕尔(Martin Parr,1952—   )应该是再熟悉不过的了——他早期的拍摄的主题主要为英国的中层阶级,以及世界各地旅游者的众生相。马丁•帕尔的作品被公众和舆论评论为狂野和充满肉欲,评论家则把马丁•帕尔推崇为光芒耀眼的新星。当有人批评他的作品是对人类的讥讽时,他的回答也毫不示弱:“人类本是可笑的。”

2625_74c989a35222c94_2.jpg

帕尔在提出申请加入玛格南之前,自己也曾犹豫过。他知道自己的作品与那些典型的玛格南摄影师太不一致。但他需要一个图片代理机构,同时他也找不到为什么不去试一试理由。尽管他也知道:“在玛格南内部有不少人要阻止我加入。有人写公开信,有人列出不应吸收我的种种理由。最根本的是因为我的作品与玛格南仍在追求的‘关心人类’的摄影完全不相符,事情就是这样简单。”


2625_74c989a35222c94_3.jpg

在成为玛格南图片社成员后的1995年,他在巴黎国家摄影中心举办了一次新作品展——卡蒂尔—布列松也参观了这个展览——作为玛格南图片社的创始人之一,他为玛格南有这样的会员作品而惊讶万分。他十分急躁地在展厅里看了一遍之后,被介绍给马丁•帕尔。他悲伤地看着帕尔足足有几分钟,然后说:“我只有一句话可以对你讲,你来自完全不同的星球。”然后就愤愤然离开了展厅。这使马丁•帕尔也感到目瞪口呆。

然而最终卡蒂尔—布列松还是理解了帕尔。帕尔后来回忆起这件事,也谈了自己的看法:“我想卡蒂尔—布列松有一种十分强烈的对世界的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的视觉。但是一旦面对真实的世界,却大吃一惊。批评和诋毁我的人,也许认为我是故意去描述一个残忍无情的世界,去描绘这种腐朽、这种放荡。实际情况是,在我的头脑里,世界上的不少事情就是这样明白无误地显示出来,所以我只是用摄影的方式讲出我的感受和我的想法。”


2625_74c989a35222c94_4.jpg

于是在他拍摄的旅途照片中,尤其是对自己的故乡英格兰的都市,常常出现令人惊诧的构成空间。他在强调某一个瞬间的同时注入反讽的意味,并且以警惕的注视发现那些旅游者的不协调和虚弱的心理特征。对于帕尔来说,在他通过镜头精心“研磨”过程后所呈现出来的仁慈与关怀,以逼近的姿态构成了一种自我鉴定的机制,使我们都成为参与者和“帮凶”——也许最终的嘲讽对象,可能就是我们自己。

他的照片可能会使我们感到非常的不舒服。他会将人们所吃的食品、穿的衣服以及所去的地方变成一出喜剧;对英格兰的日常生活刨根问底。从某种意义上说,他通过所拍摄的所有照片,对人们的审美品位和价值观进行了颠覆;尤其是表现英格兰的色彩艳丽的画面,将人类那些最微小的空虚都曝光给这个世界。


2625_74c989a35222c94_5.jpg

去年,帕尔去了美国,他说——

我应高地博物馆的邀请,去了亚特兰大并且拍摄了一些照片,部分正在博物馆筹划做一个题为《南方的写照》主题。

我对美国的拍摄总是兴趣盎然,大份的肉食品,过分热情的人,还有十足的疯狂,都让我活力四射。当然,我没有去过亚特兰大,听上去就让人兴奋。所以受到邀请后,真是巴不得。


2625_74c989a35222c94_6.jpg

我决定通过两条旅行的线路拍摄两个事件:一个是10月份乔治亚州的商品博览会,我怎么能抵抗得了这样的诱惑:疯狂的人和动物,食品和饮料?另一个是亚特兰大的障碍赛马,每年的4月份举办。在这两条线路之间,我还加上了疾病控制中心,可口可乐世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以及其他一些有特色的城市景观。

亚特兰大真的让我震惊:我喜欢得不得了。那里有真实的精神世界,人们都很友好,和我去过的其他的美国城市迥然不同。我将一些遭遇的细节画面组合在一起,成为一张张大的画面。这一主题的结果,折射出一个剪切和粘贴、快速构成的梦幻,让人可以有更多样化的联想。

2625_74c989a35222c94_7.jpg

而桃树街,正如人们所知,是贯穿亚特兰大的主要街道。日复一日,在不断往复的旅途中,我总是会回到这条街上,然后再到下一个目的地。

现在我们看到的,就是这一系列画面中的部分,风格依然无厘头!


2625_74c989a35222c94_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