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photo.artron.net/show_news.php?newid=61016&p=1 

作者:林路 



  如果有人试图描绘160年前都市的某幅图景,他除了使用文字之外,还可以通过画家的作品,以虚拟的方式完成一次并非客观真实的旅程。文字的描述需要读者以自己的想象来补充,画家的作品也只能提供一个并不确定的疆域,构成与时代真实若即若离的距离空间。然而有了摄影,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一切都可能有了实实在在的参照系数,让历史不再遥远,让未来更有价值。

  这就是摄影与生俱来的纪实的力量,那些曾经存在过的一切,在摄影者的目光注视下,穿越真实的时光隧道,从历史一直走向永远——这正是纪实摄影的魅力所在,也是都市摄影家最擅长的亮点。

  纪实摄影和新闻摄影从表面上看也许是一对孪生兄弟,然而和一般的新闻摄影不同的是,前者要求拍摄者以一种时间的延续观念来面对所拍摄的对象,不管是动态的社会生活事像,还是相对静态的历史人文景观,都必须将其时间的延续性清楚地表达出来。它不讲究新闻摄影的短、平、快,在第一时间带给人们视觉的满足,却注重对社会生活和地理环境的深入考察和连续纪录,以其不可分割的生存状态展示个体生命或群体无意识所留下的痕迹,让人通过其形象的特征认识历史演进的种种可能。因此纪实摄影的拍摄这就不仅仅是面对一种空间的展开,而更重要的是面对一种时间的延续,这样的延续可以是数天、数月、数年,甚至是一个世纪,单独的个体无法完成的,可以由后人来接替。这样,纪实摄影不再和新闻摄影争其时间效率,因此就可以在历史价值上做透文章。纪实摄影之长也就体现在可以从多侧面、多角度,尤其是时间的延续性上展现社会的生存方式,不仅仅在当时让人们感悟生活的美好或严峻,更重要的是可以让后人发现历史曾经留下过的“蛛丝马迹”,有一种知往鉴来的珍贵价值。现代纪实摄影的力量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以视觉图像的方式,配合精到的文字记载,以更为形象化的方式展现世纪的风貌,诉说历史演进的艰难,为一代又一代的后来者提供知往鉴来的生存图标。它不仅仅要求摄影师清晰地记录下社会生存的状态,更重要的是深入到人的心灵深处,或是从被世代风雨所风化的生存环境中找到历史发展的必然线索,从而以形象的方式展现给后人,让后人或抚案长叹,或拍案惊起,这样的纪实摄影才会有真正永恒的生命力量和存在价值,时光的隧道才可能延伸以至无限。

  于是许多都市摄影家们为此付出了艰巨的努力。不管他们是将镜头对准身边繁华的都市,还是将视角切入更为隐秘的心灵空间,这样的艰难和由此而来的快乐都是相互并存的。关键就看每一位摄影家所选择的文化视点和表现手段,以及他们锲而不舍的持续能量。是的,照相机从来不是一种中立的、超越自然的机器,任何快门按动的瞬间都是镜头后面一系列文化和语言的选择结果。160多年来,摄影家为了快门按动的这一瞬间进行着艰苦的思考和寻找。“决定性的瞬间”也好,“非决定性的瞬间”也罢,只要这一瞬间是区别于其它艺术样式、是饱含着某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具有震撼力,那么,摄影就可能为平淡的日常生活赋予了某种不平凡的意义。快门按下了,作为已经过去的瞬间死了,但作为一种心灵和历史的存在,它却永远活着,这也正是摄影的神秘和魅力所在。

这些最具实力的摄影家走在都市的街头巷尾,或是支起三脚架,放上沉重的座机,大张旗鼓地对都市“狂轰滥炸”,或是怀揣最简陋的小型相机,不露声色地猎取都市的“声色犬马”。他们以拍摄者对都市的强烈认同为前提,通过自我的视线,面对都市及其都市人,流露出都市生活复杂的内心感受。

  有的摄影家喜欢使用简陋的小型相机,随意释放出恍惚的情感世界,呈现出一个时时刻刻都会带来不宁心绪的都市。如今小型相机已经成为一种时尚,然而真正玩出其中的韵味,并非易事。一旦当迷你傻瓜的小型相机蜕变为一种潮流,成为时尚的代名词之后,技术上或光学上的特性都不再是它的本质。重要的是带来的摄影观念:代表了一种最原始的存在方式——记录、随意、即兴、独具创意。从此,任何一个细节,任何一种情绪都可以用照片来表达。但是随意所带来的负面,往往就是缺乏深度空间,反而让人产生感到缺乏个性的可能。然而一些富有个性的都市摄影家在轻松按下快门的瞬间,仿佛带来一种奇怪的呼吸节奏,以其深沉的力量感静静地等待着时间的逝去。作为对自己生活的大都市投注了太多关注和热情的摄影家,在虽看似随意的回眸一瞥中,讲述了富有人情味的都市故事,从不同的角度观察和体验都市的情绪,即便是阴郁冷漠的感觉,也要让你入骨三分。看似简陋的相机镜头却又是如此贴确地说明了都市的隐密,泄露了都市人的内心秘密的蛛丝马脚,或者说抖露了都市的某些曾经想要极力掩盖的破绽。

  有些摄影家喜欢使用影像精致的中大画幅相机,他们的都市更多是精心预谋的巨大都市构成,间或出现一些虚化的、模糊的、或是无法留下明显特征的都市人,有着强烈的城市欲望空间。都市景观和都市人的交错往复,是心灵张力的源泉。这样的欲望城市往往是精心预谋的戏剧构成,却又表现出试图打乱这些构成的可能。在他们的镜头中,一个城市不仅仅是无数固定的房屋建筑和人的集合体,更重要的是作为一种文明结构和文明程度的象征,往往更能折射出现代人的心理奥秘。摄影家一旦生活在这样一个都市里,就会产生出种种试图破译这个都市奥秘的愿望,通过手中的照相机,以及和这个都市超夕相处的默契感。面对这样的都市,一方面,我们看到了伴随技术、就业、城市建设的冲击而来的异化感所形成的城市文化中“青年意识”,另一方面,城市中还有“老年意识”,那就是一种因城市现代化而产生的恐惧以及对城市传统文化的依恋和缅怀。这些都是他们的探索空间——从精神象征上看,城市代表一个人生活中的规范核心,只有经过长途跋涉,当感情高度成熟时,人才能通过城市这扇心灵核心的大门,达到更高的境界。


也许可以这样说,在这些都市摄影家的纪实目光中,都呈现出一种倾向:一种偶然在他们的照片中就可以是一种必然,一种无形的张力将照片的瞬间冲击感结合在构成的理念之中,让人在惶惶不安的揣摩中无法终止对都市的最终认同。他们都是都市的解密者,在他们眼中,都市景观都是进入都市内部、破译都市秘密的密码。尤其是相机镜头让破译之后的秘密都带有一种飘浮感,让观众对自己的记忆空间产生了怀疑,即便已经在都市生活了几十年的观众,也难免会被这样的影像惊跳起来,同时问自己:我真的是生活在这样的空间里吗?

  然而在都市这样一个巨大无比的容器中,这些摄影家始终微笑地生活着,拍摄着,带着执着和感动,将思考的空间放在了人们经常忽略的视觉盲区,告诉每一个观赏者,世界应该是丰富无比的多元化的结构,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忽略的却是整个世界。他们的纪实不是被动的,而是具有强烈的主观情感的推动力,才会形成如此强大的魅力。

  于是,通过银盐感光材料或数码技术所铺筑的时间隧道,可以让我们自由地往返于过去与未来之间,找到我们赖以生存的那一个独特的基点。带着挚爱目光的摄影家能从纪实事件表层下面挖掘出一种对人们来说并不是可以直接获得的意义,并且赢得长久的生命力。虽然这些摄影家们行动的方式各异,但纪实摄影成功的基础只有一个,即对这个星球上芸芸众生的同情、理解与关怀。离开了这一坚实的基础,一切努力都有可能走向其反面。也许都市的摄影家们,不管是卓有成就的老一辈还是充满青春活力的新一代,他们都希望通过自己的画面讲述这样的心路历程,至于最终能够走得多远,我们也只能投以深深的期待的目光。

  十九世纪美学家马拉美最具逻辑性地说,世上存在的万物是为了终结于书本。而美国作家和文学批评家苏珊·桑塔格接着发挥说,如今万物的存在是为了终结于照片。这就是摄影存在的理由:摄影家对这个世界的目击方式,应该完全不同于文字的逻辑描述,同时也不同于画家对这个世界虚幻的构想。当我们回眸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一切,一定会为摄影术诞生以前没能留下真实客观的图像而感到遗憾。如今我们有了照相机,甚至每一个人都可以面对世界直接按下快门的时候,这样的遗憾也许就不复存在。你能通过照相机镜头看到的“历史”,至今不过160多年,但是却已经有了一个不错的开头。我们的后人可以从照片中看到更为漫长的历史,这就是摄影无法替代的贡献,也是摄影家义不容辞的职责——这也是摄影能够超越绘画的理由之一。